新疆头条讯(文/记者 刘萌萌 图/通讯员 年磊)初见陈盼,这个有些腼腆的小伙子话并不多,但说起自己心爱的鹌鹑,他便打开了话匣子。

  2009年,陈盼从新疆科信学院俄语专业毕业,在乌鲁木齐从事旅游相关工作。2017年回到家乡博湖县塔温觉肯乡东大罕村开始从事鹌鹑养殖。如今,他养了4万羽鹌鹑,每天产蛋240公斤,年收入达到20万元。

  “我从小就喜欢鹌鹑,一是它和其他家禽相比很可爱,造型呆萌;二是因为它能帮村民致富。”陈盼说,今年他打算扩大养殖规模到10万羽,并组建鹌鹑养殖合作社,打响博湖县鹌鹑品牌,帮助更多乡亲从事鹌鹑养殖。

鹌鹑带来初步效益鹌鹑带来初步效益

  1月14日,来到博湖县塔温觉肯乡东大罕村博湖湖鸭养殖合作社,还未进入养殖场,便听到“啾啾”的鹌鹑叫声。走进养殖房,成千上万只体小滚圆、灰褐斑相间的鹌鹑或觅食或竞相争抢,不时会有鹌鹑蛋滚落到养殖笼下方的蛋槽中。走近观察,这些小家伙们的形态与雏鸡很相似。

  正在清捡鹌鹑蛋的陈盼乐呵呵地说:“鹌鹑养殖可以说是非常适合一般农户的养殖业,投资小,生长快,周期短,市场前景广阔。今年,我养殖的4万羽鹌鹑,光卖蛋就能实现纯利润10多万元。再加上年终销售产蛋率低的老鹌鹑,一年可以带来近20万元的收益。”

  今年31岁的陈盼是塔温觉肯乡第一个鹌鹑养殖户。提起为何养鹌鹑?这离不开陈盼的父亲陈绳观的影响。陈绳观是江苏人,有着非常丰富的养殖经验,“以前在江苏我就搞养殖,1996年来到新疆后,也陆陆续续养过家禽。”陈绳观说,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一个朋友在批发鹌鹑蛋,销路很好,这让一直养蛋鸭的他动了心。但他的想法遭到了妻子宋玉玲的反对,劝他不要“瞎折腾”。“以前他养过蛋鸭,亏了不少钱。”宋玉玲说,后来还是耐不住陈绳观的劝说,同意再试一次。

  当年,陈绳观跑遍了河南、陕西、四川等地,将一万羽鹌鹑苗带回了博湖县,“刚开始以为养鹌鹑跟养鸡差不多,但真正养起来才知道完全不是一回事。”陈绳观说,鹌鹑雏苗只有大拇指那么大,前脚刚放进笼子里,后脚它就“扑通”掉在了地上,有的当场死了,有的拍着翅膀在地上挣扎。情急之下,陈绳观买回窗纱铺在笼子里,这才让初来乍到的小鹌鹑有了窝。解决了笼子的问题,紧接着就是喂养技巧,他每天起早贪黑,以养殖房为家,看到鹌鹑雏苗吃食费力,就把饲料颗粒揉碎喂,看到鹌鹑粪便稀,就喂凉开水……

  “鹌鹑体型小,抗病能力差,所以管理特别严格。像这温度、湿度、饮水、饲喂都和鸡有相当大的差别,对水的要求和空气湿度要求都比较严格一点。”陈绳观说,为了养好鹌鹑,他花了不少力气学习相关知识,逐渐掌握了控温、控湿、防疫等技术要点。儿子陈盼每当节假日时间也会跟着他一起学习如何养殖鹌鹑,并喜欢上了这些小家伙们。“每次从乌鲁木齐回来,我都泡在养殖场,和这些小家伙们在一起,观察它们的生活习性,定时喂食。”陈盼说,他最期待的就是回家。

  年底时,这一万羽鹌鹑给陈绳观带来了近5万元的收入,这让他坚定了继续养下去并扩大规模的想法。不料,事情却发生了转折。

儿子接班扩大规模儿子接班扩大规模

  2017年的一天,正在养殖场捡鹌鹑蛋的陈绳观突发脑溢血,被送到了医院,住院期间陈绳观茶不思饭不想。“我老是挂念那些鹌鹑没人喂养,老伴又要在医院照顾我,急得我没办法。”儿子陈盼从乌鲁木齐赶回来,看到父亲焦急的样子,默默离开病房,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就和领导辞职了,一是不忍心年迈的父母再忧虑,二是我喜欢鹌鹑,也很看好它的市场,早就有了回来的想法。”陈盼说,母亲宋玉玲听说他辞职了,还发了不小的火,几天没理他。“我妈很反对我回家养鹌鹑,她觉得辛辛苦苦供我读书,我还是回来养鹌鹑,放弃稳定的工作,还用不到读书所学的知识。“

  不过当看到儿子把鹌鹑打理得井井有条,在陈绳观的劝说下,母亲宋玉玲也放下了担心。

  如今,陈盼就住在养殖场,这个1000平方米的地方距离村委会还有四五公里,每天早上7点左右,他就起来给鹌鹑喂第一次食,“这些小家伙一天得喂三顿,比人吃饭还准时,我不吃都行,不喂它们不行。”陈盼说,为了让鹌鹑们吃得好,他跑遍所有乡镇的饲料厂,经过比对发现,本地产的苞谷是最佳选择。

  除了喂食外,陈盼还要定时每2天清理一次水槽,一个礼拜清理2次粪便,养殖场的角落还有育雏室,是他专门设立的。“这些都是刚刚出壳的小鹌鹑,对温度要求很高,我就架了四个炉子,安放了温度计,保证育雏室温度在40度,让小鹌鹑们安然过冬。一个月左右,它们就可以产蛋了,对温度的要求也会下降到十几二十度。”陈盼说,如今四万羽鹌鹑全部进入产蛋高峰期,每天除去饲料、人工等成本外,收入也是相当可观的。每天产蛋能达240公斤,每公斤15元左右,主要销往巴州各地,但依然供不应求。“整个巴州一天的消耗量在5吨左右,仅博湖县现在都满足不了市场需求。下一步,我打算继续扩大规模,年底预计养10万羽,每天产蛋到800公斤。”

  此外,陈盼养殖鹌鹑更注重预防。“鹌鹑很娇气,一旦出现疾病再去治疗就来不及了。它最怕大肠杆菌,我就琢磨了一个办法,去县里的药店买预防大肠杆菌的中药,将它们碾碎加入饲料,起到预防的作用。”

  如今,养殖场每天出产的240公斤鹌鹑蛋销路顺畅,这都离不开陈盼父子俩做生意的诚信。平日里装箱,一箱称足后,父子俩还要再放进五六个鹌鹑蛋,只要是他们的货,客商从来都不称,时间长了,大伙都知道他讲诚信,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购买鹌鹑蛋。

  看到陈盼父子俩养殖鹌鹑赚了钱,不少村民前来“取经”,哈尔恩根村的李丽就是其中一位,她专门来养殖场学习养鹌鹑,如今也已养了两年。“去年来打听的也有二十几个人。”陈盼说,他要借助党的惠民好政策,再扩大规模,组建鹌鹑养殖合作社,打响博湖县鹌鹑品牌,帮助更多的乡亲从事鹌鹑养殖,让大家都走上致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