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下午六点,位于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呼图壁县郊外的一个牧场,一群奶牛涌进挤奶大厅,有序走上缓缓转动的转盘式挤奶机,进行一天里最后一次自动化挤奶。

  当挤奶设备根据牛奶流速等情况判断挤奶完成后,挤奶器会自动脱落,完成挤奶的奶牛会在转盘的空当处缓缓走下转盘,慢悠悠地走回圈舍里。这是新疆最大的奶源基地——新疆呼图壁种牛场的牧场里每天都会上演的一幕。

  这一台有60个卡位的转盘式挤奶机一天可以为2000多头奶牛挤奶,仅需几个人在现场管理维护。自动化挤奶是这家有67年历史的新疆种牛场智能化转型的一个注脚。

  新疆呼图壁种牛场的一间挤奶大厅里,奶牛整齐排列在转盘式挤奶机上挤奶。(新华社记者张啸诚 摄)

  呼图壁县位于天山北坡的世界“黄金奶源带”上,是新疆奶业大县。据新疆呼图壁种牛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葛建军介绍,2008年呼图壁种牛场引进国外设备,打造了新疆第一个规模化牧场,开启了智能牧场建设步伐。目前种牛场已经拥有10座现代化高产奶牛示范养殖场,年产牛奶10万余吨。

  在每头奶牛的右脚踝上,绑着一个非常醒目的橘红色脚环。“这个脚环就像是咱们戴的智能手环,可以监测日常的运动量、体重等数据,如果指标偏离大数据测算出的正常范围,脚环会向后台系统发出警示。”葛建军说。

  葛建军说,奶牛养殖是个细心活,非常注重细节管理,“过去粗放式养奶牛非常费心,一不小心就可能导致前功尽弃”。对于奶牛而言,最怕乳腺出现问题,而物联网设备和大数据分析可以通过监测奶牛日常产奶量和牛奶电导率来跟踪奶牛产奶功能是否异常,以便工作人员及时干预。

  智能化管理最明显的效果就是养的牛多了,雇的人少了。呼图壁种牛场畜牧五场是种牛场里养殖规模最大的一个牧场,4000多头奶牛只需80多人管理,而在以前,管理同样数量的奶牛需要数百人。

  在呼图壁种牛场下游企业车间里,刚灌装的盒装牛奶正被送去包装。(新华社记者 张啸诚 摄)

  葛建军在种牛场工作了20年,从一线技术员做起。“之前需要人工给每头牛制作档案卡片,如今已经可以数字化操作了,现在当牛倌也是个技术活。”(记者张钟凯、张啸诚)

更多新疆资讯请扫描上方二维码更多新疆资讯请扫描上方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