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新疆新闻9月10日电(周雨)2014年,赵明(化名)与刘文(化名)登记结婚。两人都是再婚,婚后没有再生育子女,赵明与前妻张章育有一子张涛,现已成年。

  2019年,赵明在外地驾驶车辆操作不当发生事故后死亡,赵明所在的公司对该事故进行了处理,决定一次性支付赵明家属丧葬费、工亡补偿费、精神伤害费、抚养费、赡养费、交通费等共计135万元。刘文、张涛与赵明所在的公司签订《工亡补偿款分配协议》,补偿款中,95万元打入了张涛的账户,40万元打入了刘文的账户。

  随后,两人的矛盾产生。

  “补偿款本来应该一人一半,签协议之前我们说好的,你把位于乌鲁木齐八钢的房子作价28万元过户到我名下,我才同意你多分补偿款!”刘文找到张涛,要求对房屋进行过户。

  对此,张涛拒不承认,表示应以所签协议内容为准。双方争执无果,2019年12月,刘文将张涛起诉至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人民法院。

  刘文认为,张涛采取欺诈方式多拿了27.5万元工亡补偿款,请求法院依法判决张涛返还多拿的款项。

  张涛辩称,该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已实际履行,该协议签订时间为2019年7月,刘文没有在法定期限一年内行使撤销权,故主张不合理。

  本案是因继承而引发的财产共有关系纠纷,双方争议焦点是,在签署《工亡补偿款分配协议》时,张涛是否存在欺诈、刘文主张的27.5万元赔偿款应否支持的问题。

  法院审理后认为,首先,民事欺诈行为是指在民事活动中,一方当事人故意以不真实情况为真实意思表示使对方陷入认识误区,从而达到发生、变更和消灭一定民事行为关系的不法行为。协议中明确:“赵明补偿款分配事宜经张涛、刘文的家庭成员商量会议协商”,说明该分配方案系家庭成员共同协商而订立,签订该协议时原、被告应当是平等自愿的;同时,该协议中并未涉及房产过户问题,刘文也未向法院举证,证明张涛同意将位于八钢的住房过户给其的相关证据。

  其次,《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三条规定:“同一顺序继承人继承遗产的份额,一般应当均等……继承人协商同意的,也可以不均等。”按照上述法律规定,允许继承人协商处理继承纠纷,并优先适用。本案中,双方签署的《工亡补偿款分配协议》应当属于上述法律规定的情形,同时也并不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无效”的法定情形和继承法中规定的“应当予以照顾”的特殊情形。

  刘文在庭审中未向法院举证张涛一方采取了胁迫、欺诈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违背自己真实意思的相关证据,在法院释明是否行使撤销权进行诉讼后,也明确表示不另行主张该权利,故应当视为其对该协议分配方案的认可。

  法院综合全案分析后,认为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有效协议,遂判决驳回了刘文的诉讼请求。

  刘文不服,上诉至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该院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了刘文的上诉请求,维持了原判。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