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头条讯(文/图 记者 王晶晶)2月23日,岳普湖县阿拉甫乡依来克博依村的礼堂里,两次加演节目、三次谢幕后,39名新疆艺术剧院杂技团青少年演员们,结束了他们为期25天的104场演出。

  2019年,新年伊始,39位新疆艺术剧院杂技团青年队的演员们,踏上了“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惠民演出之路。25天来,演员们的足迹遍布疏勒县、岳普湖县的104个村。无论除夕还是元宵,他们不曾停下脚步,每天至少演出4场。

  “25天104场演出,这是我和小伙伴们的新年成绩单,看到老乡们惊喜的笑脸,听到他们热情的掌声,心里装满获得感。”2月23日,演员赛尔达·苏来曼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这次演出中,他表演弹球、蹬人等节目。

  据了解,此次演出的演员们都毕业于上海市马戏学校新疆班,2010年,他们从全疆各地被选拔出来,送往上海学习,经过7年的刻苦训练,2017年,他们学成归来,成为新疆艺术剧院杂技团演员。参加这次演出的学员中,年龄最小的15岁,最大的21岁。

  一次次赞叹后的满足

  每场演出都会在杂技《江南雨——蹬伞》中拉开帷幕,蹬着纸伞伞面的边缘,伞在杂技演员们的脚掌上下翻飞,随着音乐的节奏,从舒缓到激昂,蹬伞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紧接着,抖空竹、弹球、高车踢碗、蹬鼓、蹬人、转毯、花棍等一系列杂技节目逐一亮相。

  几乎每表演一个节目,现场的观众就会发出惊讶的唏嘘声,“每个节目,都有一个从易到难的过程,做了那么多的铺垫,就是为了最后,听到大家惊讶赞叹的声音。”20岁的杂技演员潘佳琦说。说话间,热烈的掌声汇聚成欢快的海洋。

  这并不是潘佳琦第一次下乡演出。这次演出,他除了表演蹬伞和滑稽表演、三人技巧之外,还承担着主持人的工作。“和老乡们沟通起来越来越顺畅了,我主持时抖的“包袱”,他们都能接得住,现场氛围特别好,让我很有成就感。”他说。

  一场场艰辛的磨练

  25天来,杂技演员们每天早晨9点半出发,常常回到宾馆已经是晚上8点,每天至少转场一次。此次演出中,最重的道具是40个25公斤的铁球,用于表演走软绳时固定绳索,每次演出,演员们都要搬上搬下。“真的特别重,但是搬着搬着就习惯了,而且这个节目每次都可以获得很多掌声。”潘佳琦说。

  2月中旬的一次演出,表演完弹球节目后,赛尔达·苏来曼的胳膊扭伤了,他说:“回到宾馆赶紧热敷,再贴上止疼药膏,第二天继续上台。”在他看来,每一个上台锻炼的机会都值得珍惜。

  春节期间,大家依旧在执行演出任务。除夕夜,演出结束后,全体演员们一起吃了顿热热闹闹的团圆饭。回到房间后,每个人都拿起手机和家人互诉衷肠。“他们都是20出头的孩子,外出想家在所难免,不过他们都很乐观,都说在村子里演出更有成就感。”领队阿不都卡迪尔说。

  一块馕的力量

  “给乡亲们演出,给我们不一样的感动和力量。”赛尔达·苏来曼说。最让他感动的是一位老奶奶,2月中旬的一次演出中,因为一个失误,他没能完成一个重要的动作,演出后,他很失落。一位老奶奶专门在人群中找到了他,从怀里拿出一块馕塞给他。“奶奶说了很多表扬我的话,最后告诉我不要因为那一点失误就不高兴,她没什么可以给我的,就把带着的馕给我吃,这事我真是一辈子都忘不了。”他说。

  每天,他们都会在演出的村子吃饭,抓饭是他们最常吃到的午饭,“我发现这里的抓饭实在是太好吃了,每个村的口味都不同,有的肉多,有的果仁多,各有特色,但是每一种都是乡亲们为我们精心准备的,我们心存感谢。”潘佳琦说。

  采访中,很多队员说,最让他们有成就感的就是,很多村民带着孩子过来,问怎么样才能让他的孩子也可以学到杂技。“如果因为我们,更多家长支持孩子学杂技,那真是一件太好的事了。”表演绳技和蹬鼓的女演员努尔孜亚说。  

  依来克博依村的演出结束,杂技团的演员们带着不舍。这些天里,他们已经跟乡亲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知道他们要走了,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民来为他们送行,帮他们搬运道具、送他们上车,合影拍了一张又一张,车要启动了,可是村民们却不忍离去,隔着车窗不停挥手再见,“我们已经开始期待下一次下基层演出了。”回想着离别的一幕,努尔孜亚红了眼眶,眼神里却满是憧憬。

  2月26日晚,演员们陆续回到乌鲁木齐市,稍作休整后,大家就将投入到新疆本土原创音乐杂技剧的排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