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晓宁和同事一起到当事人家中,入户办案。尚晓宁和同事一起到当事人家中,入户办案。

  新疆头条讯(文/记者刘一鸣 图/通讯员 王艺)从以往的坐堂审案变为入户当事人家中上门办案,这对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尚晓宁来说还是头一次。“这是一次尝试,但确实能感受到入户办案的氛围很好,调解效果也特别好。”1月17日,尚晓宁说,“一般庭审大多安排在法庭,但我们其实更希望通过多种方式让纠纷与矛盾化解在基层。”

  “当事人一句话,我觉得调解有希望”

  如果用一个词点评自己2018年12月的那次“不同寻常”的调解经历,尚晓宁会用“温暖”这个词。

  乌鲁木齐市民苏女士的丈夫在海南因突发疾病离世。逝者并未留下遗嘱,根据法律规定,如果没有遗嘱,逝者与其夫妻共同财产有一半归于妻子,剩下的一半则由第一顺位继承人平分。

  “本案中逝者遗产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有三位,一位是逝者的妻子苏某,一位是逝者已经95岁的父亲王先生,还有逝者的养子。”尚晓宁说,本案诉争的夫妻共同财产为一套房产与银行卡内的12余万元的存款。

  因丈夫突然离世未作出安排,苏某办完丧事后,打算将登记在丈夫名下的房产以及银行卡内的存款过户到自己名下。但在办理过程中,相关部门告知苏女士,如需过户还需征得另外两位继承人的同意,并应取得生效的法律文书。苏某在与其余两位继承人沟通此问题时,逝者的父亲与养子态度却并不明朗,未作出明确答复,苏某便将二人诉上法庭。

  “苏女士来法院的时候是很着急的,因为她还要返回海南办理后续的事情,所以想趁在乌鲁木齐的时间,把这边遗产的事情都处理了。”尚晓宁说:“即便非常着急,但苏女士的一句话也让她觉得,这个案子通过调节是可行的。”

  起诉了自己的公公,但在介绍情况时,苏女士却仍牵挂着家人的身体情况。

  “法官,我老公公已经95岁了,他身体不好,在法院开庭的话我其实也很担心。”苏女士说。

  就是这句话,让尚晓宁心中有了底,从亲情入手来调解,难度应该不大。

  当事人出庭有困难 法官入户来解决

  “这个案子实际上并不复杂,但我们安排开庭时也确实存在一个问题:被告之一的王先生已有95岁高龄,严寒季节显然不宜出行。”尚晓宁说着自己的同样顾虑。

  有没有可能换一个方式审理该案件,或者说有没有可能走进当事人家中,在当事人家中开庭审理呢?一个想法突然闪现在尚晓宁脑海中。

  在此前,法院也有过入户当事人家中开庭办案的事例,在这里又是否适用呢?

  尚晓宁说,实际上针对入户开庭办案并没有特别的条件,主要就是针对当事人确实存在困难,例如身体原因确实无法前往法庭,从司法便民、司法利民的角度来考虑,我们才会选择这种方式。

  “在这个案件中,95岁老人来参加庭审,一定会有困难,这个困难法院要提前解决好。我就立马与合议庭其他成员沟通了一下情况,大家意见一致一起到95岁的被告王某家中开庭。”尚晓宁说。

  在征得其他当事人意见后,决定将庭审现场从法庭搬到95岁高龄的被告王某家中。

  一杯茶 一句掏心窝的话 家中办案1小时搞定

  2018年12月17日,尚晓宁与合议庭成员一同驱车来到被告人王先生家中。桌子上,热茶早已备好。

  简单地聊了几句,案子正式开庭审理。

  庭审中,尚晓宁得知,老人之所以态度含糊,犹豫不决,是担心自己的决定和儿媳的做法可能会损害到孙子的权益。

  “我也这么大年纪了,每个月的开销并不多,对物质方面也没什么要求。其实就是担心儿媳有什么私心。”老人在法庭上告诉尚晓宁:“儿子和儿媳也一直很孝顺我,只要孙子没有什么意见,我就是同意的。”

  由此一来,调解纠纷的重点便是苏女士的养子。

  尚晓宁说,苏某与丈夫的养子王小某现已成家,工作不太稳定,可能这就是他一直没有明确答复的原因。

  “沟通中,养子比较通情达理,通过交流,他也念及自己由养父母含辛茹苦培养成人,对养父母还是充满了感激之情,当庭表示放弃对诉争房产和银行存款的继承,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尚晓宁说。

  至此,一起家庭纠纷在法官的释法析理中达成和解。从法官入户到调解达成,整个过程不到1小时。

  “民生利益无小事,我们针对民生类案件,变坐堂审案为上门办案,通过实地调查、现场沟通的方式,从根本上解决矛盾纠纷案件,在赢得双方当事人赞誉的同时,更实现了司法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有机统一。”尚晓宁说。

  据了解,从2018年1月至今,该院通过这一方式成功调解数十起民事纠纷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