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到现在,我一直特别想听和田的女同胞说这句话。”1月15日,自治区人大代表阿依古丽·牙合甫在和田代表团参加审议时说,“去年当我听到这句话时,真是太高兴了。”

  到底是怎样一句话让阿依古丽代表这么期待又这么高兴呢?“‘他们能干的我也能干’!就是这句话,说明和田妇女的思想解放了,自立自强了。”阿依古丽欣慰地说。

  2018年7月,作为和田地区人大工委副主任,阿依古丽在和田地区部分县市调研时,欣喜地看到不少农村妇女走出家门,参与到安居房建设中。“虽然干的是搬石头之类的杂活,但是她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不再像以前只有无奈和眼泪。”阿依古丽说。

  “在于田县,当我看到一位农村妇女站在房顶上和其他工人一起盖房时,我很吃惊。”阿依古丽问这位妇女是怎么想的,“她告诉我,在房顶上干活每天能挣150元,在房顶下干活一天只有50元。他们能干的我也能干!”这位妇女干脆自信的回答,让阿依古丽既惊喜又感动。

  “新中国成立后颁布的宪法明确规定了男女平等,这一原则从未改变。”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阿依古丽说,自己参加工作后,发现和田农村妇女“等靠要”思想比较严重,不少农村妇女认为男人挣钱女人花,女人只能在家带孩子,很多能做的事情也不去做。“所以当我听到这位妇女说这句话时,我感到和田农村妇女的观念转变了。”

  阿依古丽的发言在与会代表中产生了强烈共鸣。

  “去年年初,我们要反复给村里的妇女做思想工作,她们才愿意走出家门到周边工厂去上班。到了年底,很多妇女主动找到我们,要求到工厂上班。”自治区人大代表、墨玉县萨依巴格乡党委书记徐鸿昌说,近年来,通过“访惠聚”驻村工作、“民族团结一家亲”和民族团结联谊活动等一系列有效举措,南疆各族群众的思想认识、精神面貌、行为方式等发生了可喜的变化。

  “如今村里的女孩子穿着漂亮了、出门化妆了、打扮时尚了,和城里姑娘没啥区别。”自治区人大代表、和田市机关后勤服务中心工人玛斯姆·恰帕尔补充道。

  “现在,农村妇女化妆的多了、外出务工的多了、参加文化活动的多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很多人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是名副其实的‘半边天’,这是值得高兴的事。”徐鸿昌说,如今南疆呈现出社会稳定经济发展的良好态势,广大妇女参与社会活动的积极性提高了,体现了与时代同发展共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