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头条讯(文/首席记者 余梦凡 记者 代筱晔 图/首席记者 张万德)一本本厚实的蓝色收藏册中整齐的贴着各个景区的门票,从上个世纪80年代至今,各式各样上千张新疆门票收藏其中。“这就是我的宝贝。”今年88岁的李富泉说,“我爱旅游,也喜欢收藏门票。”

  一开始旅游是目的,但去的景区多了,李富泉手中的门票也多起来。”有的景区在这几十年中去了很多次,每次的门票不尽相同,这就激发了我收藏的兴趣。”李富泉说,在他收藏的门票中,仅天池的门票就有36枚,葡萄沟的45枚,喀纳斯的也有36枚……

  一张张门票不仅诉说着李富泉近40年的旅游经历,也生动展示了新疆景区几十年来的发展和变化。

门票样式变化大  从“邮票”到电子券门票样式变化大  从“邮票”到电子券

  12月7日,记者在昆仑东街的华凌公馆小区见到了精神矍铄的李富泉。当他翻开一本本琳琅满目的收藏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对整本册子的情况介绍。这一本有哪些景区的门票,张数是多少,一目了然。他收集的一枚枚大小不一、样式各异的景区门票每张都被过塑后再放进收藏夹页中,足以看得出他对它们的爱护。

  在他收集的上千张新疆景区门票中,有80年代类似于邮票、需要盖日期章的门票,也有90年代明信片样式的门票,还有近些年的电子游览券门票……从不足手掌大小的一张薄纸到如今各种形状、极具设计感的电子券,新疆景区在门票样式上也有着很大变化。

  在李富泉的收藏夹中,贴着36张天池景区的门票,从样式古朴、打火机大小的游览船票,到风景秀丽的明信片样式门票皆有。这其中,有他自己去天池时买下的门票,也有亲友得知他的爱好后,去过景区送给他收藏的门票,还有一些,是他通过与其他收藏者交换,或从其他收藏者处购买得来的门票。

  回想起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那时的李富泉还没退休,去的第一个疆内景区,就是和单位集体出游去天池观光。

  “那时候,我们排好队在窗口前等待,工作人员在一张张邮票大小的门票上盖上时间章之后,再交到我们手中。检票时,只有盖了章的门票才能通过。”几十年间,李富泉去过三次天池,门票也从最开始的邮票样式变成明信片样式,又变成电脑直接打印的电子券。

景区门票,其实也是景区对自身宣传的一种渠道。景区门票,其实也是景区对自身宣传的一种渠道。

  “一般景区会根据季节选取当季图库中最经典的照片来作为门票主图,这些年门票上的景点概览图也越来越详细。摄影设备、设计理念、出票系统的提升,让门票更具个性。”天池景区票务中心主任刘文艺说,以天池门票为例,即时生成不同验证码的门票还会在冬季主题活动时推出冬季纪念票,此举正是是为了满足游客的收集爱好。

  40年间走遍全疆8家5A级景区 同一景区去过多次 亲身感受新疆景区大发展

  李富泉的祖籍在天津,他爷爷那一辈就已经来到新疆,到他已经是第三代了。看着身边的孙子和重孙,老人家拍了拍门票收藏册:“我在新疆出生,这些年我几乎走遍了新疆各地,游历的最大感受就是新疆太大了。从北疆到南疆的时间,足够在内地从一个省到另一个省了。不仅大,还很美,一个景区去一次根本不够。”

  新疆目前有12个国际级5A级景区,李富泉去过8个。但他收集的门票要远远多过足迹抵达之处。在饱览大美新疆景色的过程中收获了更多的门票,而在门票的搜集过程中,不断感慨着时代的变化。

  8个景区中,李富泉去过最多的是吐鲁番的葡萄沟景区,前前后后近10次。喀纳斯景区和天池景区也都去过三次,时间从退休前贯穿到退休后,从年轻时跟着单位组织的集体出游,到年迈后自己报夕阳红旅行团旅行。

  “第一次去吐鲁番葡萄沟的时候,自己游览,自己摘葡萄,等第二次去的时候葡萄藤下有了供游客坐的桌椅,还有工作人员主动询问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葡萄,摘下来端到你面前。第三次去的时候,刚一到景区门口就有工作人员开始讲解,服务越来周到。”

  身为葡萄沟景区讲解员的胡之光对此也深有感触,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亲身感受着葡萄沟一点一滴的变化,在成为讲解员的3年间,更是见证着它的成长。“葡萄沟景区作为居民和景点相融合的景区,这些年,景区一直在大力建设景区的民俗文化,一方面提升景区的硬件设施,一方面保持景区原生态不被破坏的情况下提升民居改造。”

  胡之光说,自2014年开始,景区开始将解说加入游客咨询中,当游客们有需求时,会主动进行讲解。“一方面是让游客更加了解葡萄沟景区,另一方面也是宣传我们的葡萄文化。”

  李富泉偏爱的景区还有喀纳斯。看着手中的36张喀纳斯门票,李富泉回忆,第一次去喀纳斯景区的时候,都是土路,走了两个多小时才到,我们十个人挤在一个帐篷里,晚上可冷了。五年后又去了一次,景区的路修成了柏油路,很快就上了山,景区还有了宾馆,住的环境一下变好了。

  说起喀纳斯景区,这个在2017年累计接待游客近460万人次的国家5A级旅游景区,喀纳斯景区公安局森林派出所所长赛日克佐证了老人的感受。

  在景区工作的20年的赛日克说:“20年前,想来一趟喀纳斯得途经崎岖山路,在山上找当地人的毡房投宿。这些年,路面越修越宽,景区内酒店设施环境也越来越好。不管是饭店还是农家乐,都有各种餐饮供游客选择。”

  自2010年推出冬季游,喀纳斯景区的冬季不再封山,冬季的喀纳斯也一年比一年热闹。曾经冬天上山得依靠马拉雪橇或骑马,一走就得三四天。如今,一下雪,推雪机、铲雪车就上路了,冬天上山,从布尔津县到景区也只需要3小时。“冬季的景区,酒店和农家乐里是暖融融的暖气,室外就是纯净的雪景,各项冬季活动的开展让景区的冬天越来越热乎。”赛日克说。

  人老心不老  一心关注新疆旅游发展 希望更多的人来新疆旅游

  李富泉最近一次外出旅游,已经是2017年10月的事了,当时,他和家人们一起再次去了吐鲁番葡萄沟,这次购买的门票,是他收集的第45枚葡萄沟景区门票。

  在他的门票收藏夹中,有的景区门票随着景区的发展在不断更新,也有的已经消失不见。“我现在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出一趟门也不方便,以后出去旅游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但我一直关注着咱们新疆景区的发展,政府也有越来越多关于景区的惠民政策,有了这些好政策,这些景区更值得去呀。”

  李富泉说,现在不常去外地旅游的他,爱上了逛公园,最爱去的就是国家4A级景区乌鲁木齐红山公园,回想起年轻时去红山公园,还是需要买票进入的,门票价格从2毛,到5毛,从3块到5块,从10块到如今的免费,李富泉全都经历过,在他眼中,公园对市民的免费开放,就是一项最贴心的惠民政策。

  今年44岁的丁时花曾在乌鲁木齐红山公园检票班工作。2007年5月1日,公园正式开始了免门票的时代,人头攒动的景象让她至今难忘。“那天正好是小长假的第一天,又是正式免门票首日,市民纷纷来到公园游览,人和人都是肩膀碰肩膀。”

  天池景区票务中心主任刘文艺也说,今年8月,自治区发改委印发了《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实施方案》,大幅降低一批价格偏高的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和区间车价格。天池景区积极响应,从9月1日起,将门票价格从125元下调至95元。

  同时,全疆多家景区门票价格均有下调,葡萄沟门票调整为60元/人次,喀纳斯景区门票调整为旺季160元/人次·2天、淡季80元/人次·2天……

  合上这本收藏册,李富泉不由感慨:“走了那么多路,去过那么多地方,每次翻看这些册子,都能感受到新疆旅游的发展从未停歇。”

  据了解,今年1到11月,,全疆累计接待游客14722.31万人次,同比增长39.39%;实现旅游总消费2522.32亿元,同比增长40.82%。这一数据,更是让李富泉深深的感受到新疆旅游蒸蒸日上的发展。

  “我的收藏册已经跟不上景区门票的变化更新了,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来到我们新疆,能将这样的收藏和见证不断延续下去。”李富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