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说的是惆怅。

  而幸福,又何尝不是?我成长的河流上,新疆一直安安地隐匿着,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去新疆,但它在我生命里,蛰伏隐匿太久。

  小时候对世界的好奇源于爷爷,爷爷在地质勘探队工作,常年出门在外,每次回来都带来一火车的故事和一蛇皮袋美食。

  有一次,爷爷出去很久才回来,到家就打开一蛇皮袋,里面有晶莹剔透的葡萄干和圆滚滚的石榴,还有几件颜色鲜亮款式新奇的裙装。葡萄干甜得齁人,石榴籽艳丽得炫目,做梦也想不到地球上居然还有这么如红宝石般的水果。这又甜又艳的美食成了我和妹妹抢着做家务和做功课的诱饵。

  还有,那鲜艳奇特的衣服穿在妹妹瘦高的小身板上,总是迎来羡慕的眼光。

  初中时学地理,老师说有个地方的气候“早穿棉袄午穿纱,晚上围着火炉吃西瓜”,这个地方就叫新疆。生在江南的我们很难理解火炉和西瓜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东怎么可以同时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成了我们神秘莫测的话题,现在看来如粤犬吠雪一样可笑了。得承认,是地域差异限制了我们的理解力。

  青年时蜗居在北京当年的巴沟村,隔壁就住着几个年纪相仿的新疆籍朋友,一时间熟络起来,闲来聚餐,看着他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兴致勃勃地讲述着家乡的高山草场、策马加鞭、能歌善舞的姑娘、清香不膻的羊肉。在他们的热络与欢声笑语相形之下,越发地显出自己生活天地的小,家乡的深巷与马头墙太过清远疏离,不由自主流露出对辽阔的艳羡。

  中年,新疆是登昆仑与日月同光的精神追求

  人到中年,成人养德学习国学,接触文玩,爱上玉文化,才知华夏文明因玉而始。远古时期,新疆地区就有西王母向黄帝、尧、舜献玉的传说,有昆仑攻玉的故事,更有屈原“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与日月兮同光”的千古诗句。玉之来源遍布全国,但随着用玉制度的完善,逐渐推崇和田白玉为珍,于是对新疆这块土地更加向往了。

  向往归向往,但新疆之远,之大,一直未刻意前往。机会,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来了。这个夏天,当我特别强烈地想放下一切,开始脚随心走的旅行时,我有幸受邀参加了“新疆是个好地方·达人西游”第6季活动,算是一场弥足珍贵的因缘际会吧。

  交通是美好的,告别绿皮火车,远离“大风歌”

  当我坐在飞机上,在高空俯瞰地面,想着沧海桑田,地貌如一帧帧的纪录片,不由自主地脑补爷爷当年火车进新疆的情景。要知道,1984年之前,乌鲁木齐火车站只有一条兰新铁路和外界相通,外地人乘坐火车去新疆只能先到兰州再换火车到乌鲁木齐,然后再换其他交通工具去南北疆。而我的爷爷从江西老区辗转至新疆少说也要花费半个月时间吧?而且,那一路还要穿越数个世界著名风区:烟墩风区、百里风区、三十里风区、达坂城风区。

  想着那山一程,水一程,爷爷的背影渐渐模糊,而红宝石般的石榴渐渐清晰,只需四个小时的航程,我就到达乌鲁木齐。而我爷爷,走了半个月。可是,和林则徐大人比起来,爷爷也是幸福的,因为林大人可是走了一年多呀。每一代人,都在享受着独一无二的时代红利。然后,再经过一个小时转机就来到了新疆西北区的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简称“博州”。

  大美新疆,浓情博州

  6月的新疆是最美丽的,而在新疆之美中,博州的美又是别样的。它美得丰富、多姿、热烈、奢侈。这是由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资源决定的。博州位于新疆西北部,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第二座欧陆桥从这里经过。虽然博州不如石河子、喀什之类的地方令人耳熟能详,但这里也集中了很多新疆和亚洲之最:新疆海拔最高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泊赛里木湖;以奇石闻名的亚洲最大怪石群落怪石峪;恐龙时代的活化石——新疆北鲵;守望国门的风口第一哨的阿拉山口;

  博州之美,美得令人目不暇接

  博州的旅游资源异常丰富,它集美景和人文于一身,美得令人目不暇接,不可思议。从高山峡谷、雪域冰川、原始森林、草原牧场,丹霞丘陵、沙漠戈壁、平原绿洲、湖泊湿地,这里应有尽有。唯独没有海,但承蒙上天偏爱,给了博州一块比海还漂亮的湖:赛里木湖。赛里木湖早在清朝时就被著名大学士洪亮吉赞誉为“西来之异境,世外之灵壤”。

  赛里木湖每时每刻都十分好看,而且变化多端,它的美是不可重复,流淌着的美。我在湖面游荡着,水天一色,竟然有种迷失在加勒比海的错觉。

  行走在博州的地界上,不时被车外的丹霞地貌吸引,当我想探出脑袋去凝望时又消失得无影无踪,空留惊鸿一瞥又回味无穷。还好,我们在精河县红山嘴丹霞地貌停了下来,好好欣赏属于新疆的丹霞地貌之美。这里的丹霞地貌比张掖的辨识度要高很多,色彩特别艳丽浓烈,似云锦,如油画,仿佛用手指一触,就能沾些彩墨下来。

  沙漠与雪山,相伴逾千年

  精河县木特塔尔沙漠公园也是一处震撼的所在。作为国家级沙漠公园,该沙漠东西长约30公里,南北宽约13公里,总面积45万亩,具有沙漠—荒漠—绿洲的复合型地貌,是准噶尔盆地最大的流动沙漠。且该区域内野生动物种类繁多,次生林植被丰茂,沙质纯净。小伙伴们都在玩冲沙,我选择了探险,从低矮的丛林延伸过去,看到了雪山,看着沙漠雪山草原相伴千年的样子,激动不已。

  巴音阿门牧家乐

  在内地旅游常体验农家乐,在巴音阿门第一次体验牧家乐。巴音阿门距离精河县城35公里,海拔1600米-2000米,是“富裕的山坳”,简直是隐匿在雪山中的世外桃源。这里秀木成林,花草成毯,毡房点点,蔚蓝的天空下飞鹰盘旋,蕉绿的草地上小花蛇在扭动,还有白嫩暖萌的蘑菇让你回到儿时。

  饿了,更有美食来加油,传说中清香无比好吃不膻的各种羊肉料理来了。

  更何况,这附近还有个如美人清泪般的“小海子”呢。

  阿拉山口国门,看到幸福最真实的样子

  此行,我们有幸亲临阿拉山口国门和边防八连瞭望哨。站在阿拉山口国门的边防八连瞭望哨上,眺望着对面的哈萨克斯坦国,心中陡然升起万丈豪情。想起之前和少数民族的司机师傅闲聊时师傅的精彩语录:“您上去看看对面的哈国,那建筑没法和我们比,低低的矮矮的,那边哈萨克斯坦人不如我们勤劳,没有太远的生活规划。如果他们下班了,即使给加班费都不干。”司机师傅也是接待过外宾的,他还通过平日中积累的见闻对比了两国人民生活水平的差异,“他们那边领导过来,您知道带什么东西回去吗?整车带的都是我们这里生长的水果,还有一些日常用品。他们非常羡慕我们这里的生活。”说起这些,其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溢于言表,也感染了我。我们一边感慨边防战士保家护国的忠诚,一边感怀于国家的强大带给人们的精神钙质,无论是中原还是边地,人民的生活水平都大幅度提高了,幸福是看得到的,信心不是别人给的,是强大的祖国赐予的,这仰赖于综合国力的提升,根植于人民群众的勤奋善良……

  瞭望哨下呼啸而过的中欧列车打断了我的思绪,奔驰的列车把我拉回半年前在拉脱维亚的经历。在拉脱维亚的时候,美丽的导游说:前些日子给小孩在网上买了几个日本制造的小本子,折合人民币好像就是50元左右,而且还是送货到家,比在中国北京留学时候贵了一点,但是要知道北京到拉脱维亚有10000公里的距离,我们能在国内这么快速地买到亚洲的产品,真是太幸福了。

  这就是中欧班列的魅力所在,把中欧人民的生活连接得更紧密,缩短了城市和城市的距离也缩短了国家和国家的距离,更拉近了世界人民心与心的距离。

  九天的博州旅行,感受到的是大,是辽阔,是美,是幸福,无论是景区的开发与管理,还是交通的便捷舒适,或是当地各民族的和谐友好,还有普通百姓的幸福指数,都堪称完美。

  在最美的年华期待过,又在最美时节相遇,何其幸运?被美景滋润过的眼睛是清亮的,被幸福感染后的心是柔软的,而期待重逢的愿望又是强烈的。更多美景细节,敬请期待,稍后奉上。

  来源:新疆自治区党委网信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