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转标”对于财富管理行业提出了转型挑战,但从长期看是利好也是必然趋势,而对于投资者则需要了解和适应标准化产品的净值波动

  被业界简称为“资管新规”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将在今年年底走完过渡期。过去两年中,中国财富管理机构“非标转标”、净值化、强监管等趋势日益加强。同时,转型中的资管机构面临着市场波动、产品构成变化、收入结构冲击、投资者再教育等多项新任务和新挑战。

  在行业转型过渡的关键时期,《巴伦周刊》中文版专访了晨溪资本联合创始人、副董事长贾裕泉。

  贾裕泉是清华大学工科学士、技术经济硕士、管理科学博士,曾在德勤咨询及安永咨询工作8年,随后在多家国内外知名资产管理公司和投资机构担任高管,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20亿元。现兼任中证金牛高管职务。

  在采访中,贾裕泉表示,新规实施后,取消资金池、打破刚兑、“非标转标”等是整个财富和资管行业不可阻挡的必然发展趋势。他认为,“非标转标”给财富管理机构带来了结构性变革,强监管规范了市场,将从根本上解决合规经营和资金安全问题,与此同时市场波动的影响、收入结构的冲击调整、投资者的不适应等给财富管理机构也带来了一定挑战。他表示,机构需要更大的耐心实现存量业务的增长,也需要具体分析投资者风险偏好,更慎重地选择管理人团队。

  当下,中国已经迈入人均GDP一万美元左右的发展阶段,资管行业的资金增量上升和房地产资产的存量转移明显,贾裕泉认为,未来我国家庭投入金融资产中的资金增量会很大。对专业化理财服务的需求将促进金融理财师这一新兴的现代服务行业的快速增长,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对于财富管理机构在市场上的角色,贾裕泉非常形象地概括称“我们是伯乐,不是千里马”,他表示财富管理机构将精选管理人,匹配政策导向、经济周期进行资产配置,帮投资者做好选择,但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不适合直接投资资产。

  在机构化、大资管时代来临的背景下,净值化产品将在家庭资产配置中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例如股票、债券、期货以及投资这些资产的基金等。贾裕泉在接受采访时认为,明年资本市场可能以震荡市为主,但在政策大力发展科技和能源的背景下,新能源、高新科技、大消费等板块仍然蕴藏着很多机会。

  以下为经过编辑的采访实录:

  非标转标——行业里程碑式的划时代转变

  《巴伦周刊》中文版:资管新规过渡期即将结束。在您看来,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变化的利弊和挑战是什么?

  贾裕泉:资管新规带来的“非标转标”是行业里程碑式的划时代转变,这种转变的影响是正向且深远的。

  首先是市场监管层面的变化。以往的财富管理行业缺乏系统的监管,但资管新规的发布实施带来了统一监管的时代。去通道、破刚兑、规范资金池、消除期限错配等一系列穿透式监管措施,进一步肃清行业乱象,维护投资者的切身利益,监管的转变是划时代的举措。

  其次投资者需求的变化。以往我们的投资者需求是单向化的,仅仅依靠单一的产品便可以对投资者形成较强的吸引力。但是,随着投资意识的逐渐觉醒,现在的投资者需求更趋向多元化、明确化。

  再次是从业人员的变化。财富管理业务已成为各类金融机构转型升级的焦点,对从业人员的专业度和业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过往的从业人员专业性参差不齐的现象得到了明显改善,专业的投顾人员需要对整个市场周期有成熟的判断,精准把握投资者的内在需求,并为之匹配优质的投顾服务。

  那么谈到利弊和挑战,对于财富机构来说,“非标转标”带来的最大冲击是收入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令财富机构在团队发展的前期需要投入更多。但净值化产品的好处是,存量规模能够产生持续收益。因为管理费的存在,随着管理规模的扩大,存量提供的收入占比就会逐步加大这对财富机构来说是良性的,使其可以在存量的基础上非常从容地拓建业务。

  投资者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理财产品刚兑观念,投资思维的转变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净值化产品需要面临的是必然会出现的市场的波动,回撤是市场无法避免的现象。尽管绝大部分产品都能获得正收益,但仍需要投资者具备耐心和一定的心理素质,能够承受净值暂时下跌带来的心理上的压力,这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之一。

  《巴伦周刊》中文版:从投资者角度而言,理财观念转变的难点是什么?

  贾裕泉:过去我们一再对投资者强调,非标资产一定要关注底层资产,否则风险是非常巨大的。“非标转标”投资者从不承担波动风险到承担波动风险的转变,但同时也享受了风险收益的交换

  投资者在过往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理财产品刚兑观念,这种意识已经在且必然会被摒弃。投资者期望产品获得的收益高,则需要承受相应的净值回撤风险。反之,如果要求产品回撤小,那么相应也需要降低对收益的期望。这是一个合理的逻辑,这种取舍对投资者来说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巴伦周刊》中文版:在净值化转型后,是不是更利好头部的财富管理机构,相对小规模的是否会面临更多的挑战?

  贾裕泉:这肯定是的。实力越雄厚的企业能够承受的投入期越长,投入规模也越大。

  但是大机构和小机构在策略灵活性上不一样。规模越大的机构越求稳,在产品选择方面往往会更稳健;规模稍小一点、灵活一点的机构可以根据投资者的特点做差异化策略定位,选择具有特色的定制化产品。

  我们也会控制产品的风险边界,比如在挑选股票多头类基金的时候,我们在准入标准里设定了历史最大回撤不超过20%的条件,这是绝大多数投资者目前能够承受的回撤极限了。当然,如果投资者表达了愿意放宽风险换取高收益的意愿,财富机构也可以做定制化服务,根据投资人的具体要求设计产品的风控策略。

  是伯乐,不是千里马

  《巴伦周刊》中文版:晨溪在权益投资方面有什么规划?

  贾裕泉:关于权益化资产投资,我的观点是:我们是伯乐,不是千里马。我们为投资人在市场上选择匹配策略的、适合当前市场环境的“千里马”——优秀的基金管理人。

  这两年,整体投资品类市场变化比较大。在现下“房住不炒”、低利率和资管新规的大背景下,高等级标准化资产的年收益率,经常不能满足投资者需求。未来我国房地产政策还是会倾向于减少房屋资产的投资吸引力,这就凸显权益资产的性价比,从而助家庭资产配置从房产转向权益

  机构资产配置方面,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进入倒计时,银行和机构都在通过发行产品加强权益类资产布局。投资者把资金更多配置股票、基金等权益类资产将成为一个趋势

  从权益市场来看,过去两年,因为疫情因素,无论国内市场还是全球市场,各国央行输入大量的流动性,这个流动性是驱动国内市场、全球市场、整个权益市场大幅反弹的核心大变量。未来,货币政策可能将向中性适度宽松转变。因此,股市将由过去流动性驱动转向盈利驱动;而对于债券,从目前和长期的收益率来看,依然有很大的配置价值,但非常依赖管理人的能力。

  综上而言,在时下的经济形势和政策风向下,权益投资是资产管理不可或缺的版块

  《巴伦周刊》中文版:财富管理机构是如何从基金管理人中寻找千里马的?

  贾裕泉:首先,基金管理人的价值在哪里?其价值在于做出投资人不能做出的判断,承担投资人不能承担的压力,“拿”住投资人“拿”不住的资产。而所谓的“千里马”,正是其中业绩突出的、有逻辑体系的、具备个人风格的优秀管理人

  下面说说我们甄选管理人的标准:首先是管理团队的管理规模。当然产品的性价比并不一定完全取决于管理人的管理规模,但管理规模可以反映出管理能力高低的

  其次是管理团队的从业年限。市场中的攻守能力是投资管理中非常重要的需求,经历过牛熊市的团队更容易经受住市场的考验。而历史最大回撤数据就是衡量这种能力的主要指标之一。

  第三是业绩表现。挑选优秀的管理人和挑选产品是一样的,必须要坚持用投资业绩说话。我们根据历史收益,对满足了前两点条件的管理人进行排序,选出业绩更加优秀的管理人。再经过反复的尽调,对职业操守、投资逻辑等方面进行判断。最后,“千里马”才会被筛选出来。

  2022资产大年,关注政策导向倾斜的产业方向

  《巴伦周刊》中文版:您怎么看权益类资产在2022年的投资趋势和布局方向?

  贾裕泉:2022年经济将是前低后高,有可能出现阶段性底部。宽财政明年的政策主线,货币政策流动性监管会回归理性,将前松后稳,更加积极、柔和。

  今年将是资产大年,权益类资产的投资机会也很多。债市流动性将得到改善,股市将是宽松的板块轮动,风口赛道变化不大。

  不仅是2022年,长期来看,权益类资产还是有较高的配置价值,中国经济的核心还是结构化改革。随着棚改和城镇化加速见顶,未来经济结构跟以往以地产为主的经济结构将出现差异,科技制造和消费将取代基建成为核心的力量。在政策大力发展科技和能源的背景下,新能源、高新科技、大消费等板块都将是未来的黄金赛道。

  高净值人群财富管理:增量和存量转移双高

  《巴伦周刊》中文版:在中国,接下来十到十五年的时间,中等收入群体可能会有翻倍的增长。您怎么看针对高净值投资者的财富管理服务?

  贾裕泉:高净值人群有两个特点:增量很大,存量的流动也很大。

  过往的资产配置中,有相当一部分资产沉淀在房地产。随着地产政策的改革,现在更受欢迎的投资方向是净值化的金融资产,未来投入金融资产中的资金增量会很大,而且会经历一个更加逐步扩张的过程

  财富管理市场规模持续增长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一是财富管理正从高净值人群开始向客群数量更为庞大的中低收入群体加速转变,而且后疫情时代,这个趋势更加明显;二是规模庞大的投资者,其多样性、个性化的需求更加凸显,这就对财富管理市场提出了数字化、线上化、快捷高效的全新需求。 这些变化不但使金融机构数字化管理的逻辑发生了转变,而且在强调产品能力之外,更强调服务能力,尤其是专业、及时、长期的服务能力。

  对于我们来说,从业的价值观是长期主义,希望陪伴投资者共同将眼光放得更长远,穿越波动,穿越周期,争取理想的回报。因此,我们的业务目标不是销售产品,而是提供服务,输出主动管理和资产配置的能力,站在投资者的角度,引导和陪伴投资者,实现双赢。

  《巴伦周刊》中文版:晨溪资本是去年7月份疫情比较严重的时候创立的,您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和契机决定加入的?

  贾裕泉:第一是财富管理行业发展非常快,市场容量非常巨大,作为专业的从业者,我相信在这样的投资蓝海中我们必有可为。

  第二是资管新规导致的行业洗牌。过往的一些头部的财富公司存在历史负累,在“非标转标”过程中,这将会变成很重的负担和很高的风险,也就意味着市场将会催生出更多机会给新兴的机构。

  第三是出于机构在“非标转标”进度方面的考量。到现在为止,市场上能够全部做净值化产品、没有非标的财富公司并不多。但我们走在前端,已经率先完成了“非标转标”,这非常难得,也是巨大的优势。

  站在时代变革的潮头浪尖,能够加入晨溪资本这样一家没有历史负累、能抓住新的财富管理机遇的、顺应历史长河发展的机构,可谓一件难得的幸事。

  《巴伦周刊》中文版:您自身的管理咨询、股权投资等经历对于您在晨溪业务架构、风控合规等方面有怎样的影响?

  贾裕泉:我在管理咨询专业机构从业十年,非常重视合规性,尤其是在法律法规、职业道德和基本技能方面,这对我在后来风控合规方面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5年前财富管理还仅限于少量的高净值人群,而现在家庭财富管理的需求已经渗透到了大部分城市白领阶层。而且,随着国家产业升级效果逐渐显现,很多企业家面临这产业转型的需求,而金融资产投资成为其转型的主要选项之一。

  早在我做咨询的时候就已经关注到了财富管理行业的市场潜力,并亲身感受到了财富管理服务的需求之强烈,空间之巨大,也通过多种渠道对投资者需求有了很深入的了解,这为我后来的财富管理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巴伦周刊》中文版:您能不能用几个关键词简短概括一下对财富管理行业未来的判断。

  贾裕泉:发展变革、开放创新、专业全面、社会责任

  第一是变革。随着资管新规的逐步落地及市场参与要素的改变,财富管理行业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变革。对标成熟的海外市场可以看出,财富管理和资管行业净值化一定是大方向。而像我们一样率先完成“非标转标”的财富机构,作为改革中的先锋,也将迎来更多的挑战和机遇

  第二是创新。行业变革导致了大量市场需求的涌现,促使财富机构加速创新。我们既要紧紧抓住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的发展红利,又要善于自主、自力,不断突破自身的能力瓶颈,成为科技金融的建设者和引领者

  第三是专业。伴随着投资者需求多样化和政策法规的成熟完善,从业者的要求也产生了变化。一方面,对从业人员的素质技能要求更高,行业门槛更高了;另一方面,产品差异化越来越小,配置结构、解决方案、服务体系差异化越来越高,对从业人员的专业能力要求也越来越高。

  第四是责任。在大资管时代,财富机构将面临更加复杂的社会责任:不仅要为投资者提供专业可靠的服务,还要向投资者传导正确的投资观念,同时也要为资本市场的流动方向提供支撑。因此,提升市场的专业化水平、改善投资人结构、助力实体经济发展也是财富机构努力的方向

  从这个角度来讲,像晨溪资本这样新锐的资管机构,我们的历史道路才刚刚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