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斯砚

  走入张斯砚的水墨画卷,仿似在不经意间触碰了一个柔情旖旎的梦。在她笔下流淌着的是江南的诗意风情,是水乡的动人风景。她与江南静静相处,她与水乡倾心交谈,张斯砚就像一位砚边的舞者,将心灵与梦幻交融于笔墨之间,从恬淡的生活中发觉深情,形成独具特色的当代江南水墨表达。

  在构图、格调与气象上,张斯砚有着自我鲜明的审美诉求,有一种天真自然的鲜活性。笔墨是中国画的安身立命之本,不仅是视觉的形式和技术的规范,还是中国画的精神所在。张斯砚的笔墨之间,藏匿着悠悠才思,显露出一种轻松快意,细而不腻、工而不匠、似吐还蓄、似涌还含,细节与整体丝丝入扣,气息相连。线条极具的韵律和节奏,点画之间,拙与灵、轻与重、虚与实、动与静达到完美的统一,那股清醇、宁静而优美的气质最是动人。“清”是一种境界,张斯砚的画面有一种水洗过的明净、轻灵之感,又可见笔墨里面的风骨和力量,充满着至美至宽的人文内涵。

  张斯砚的笔下,并不囿于自然实景的局限,她追求的是大清新、大风骨、大气象,但她却能做到忘我而自有我在。在这之中,她解决了技法、语言与图像的互达与统一,她创造了一个有如自然万物在春雨中萌生鲜活生命生机的世界,而这世界,还能让欣赏者的身体与精神在一种纯粹的审美状态下,被注入活跃跳荡的生命能量。

  当一种笔墨构成上的审美特性融于灵魂之中,便让我们领略了张斯砚精神世界里那份生动的情感冲击。点、线、面的运用以及造型的意态之中,内蕴着“大而久”的文化内涵,这之中,“大”指向的是空间,这个空间可以是江南的山林草木,可以是水乡的亭台船舶;“久”指向的是时间,这个时间可以是魏晋的文人风骨,可以是当下国富民强的伟大复兴。因此,说张斯砚的山水画是当代江南的水墨表达,是具有承前启后的现实意义。

  唯有真正将心灵投注到物象之中,才能打破所有的界限,通至艺术作品的本源。张斯砚追求的是绘画的格调,具有独特的审美魅力。这种魅力,是她自我的真性。她不会落于俗套,也从不会被既有的技法语言所累,却又能随心所欲不逾矩。张斯砚创造性地运用笔墨技巧,体现着人与自然直面相触的和谐。“由景如画”的转化彰显着她的水墨魅力,“同自然之妙有”的艺术呈现令人叹为观止,浑忘尘世的波涛汹涌,静中求境,造就艺术作品扑面而来的质感。以心境拓展笔法,既延续了中国历代文人画大家对自然的触摸,又反映了当代江南水墨对自然与生命的亲近。

  从张斯砚的画作中,我们能够感受到她对于传统艺术的理解与发扬,感受到浙江画派笔墨意趣中浓浓的人文书卷气息,同时融会中西、博采众长,对于艺术创作有理性、个性的思考。从题材到笔法,从写实到写意,画技炉火纯青,她不盲目跟风,只忠于生活,忠于江南这片水土,忠于自己的内心,从而为自己的艺术创作开启了一片辽阔的天地。

  心灵能走多远,艺术的舞台就有多广阔。在张斯砚的内心,铺展的与尚未呈现的万千景色浩荡奔涌着,这砚边的舞者,不断地扩展着艺术的边界,不断地追寻着笔墨的探索,为当代江南水墨注入了来自心灵的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