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机构最近日子可不好过,由于疫情的出现,已经加速了行业的自净!贝尔安亲合作总监白蒙表示,截止2020年10月底已经有数十万机构退出了市场。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如何想尽一切办法争取生存下来,积极迎合市场需求、顺应行业趋势,及时调整战略战术,选择课后服务行业才能帮助机构顺利脱困。

  “现在越来越难熬了,每个老师的信息都要到教育部门备案,还需要在校内进行公示。”李老师的英语班生源一直不错,但新政策出台,让他措手不及,“我们之前有用到一些校内的老师来教学,现在老师们都不敢出来了,缺乏名师的口碑,生源流失很大。”

  “学费都要交到教育部门制定账户,一次还只能收3个月的学费。”临沂王女士开了5年的中学培优机构,“之前一直都走的是尖子生培养路线,家长大部分是因为这个原因报名的,现在教材都要送去审核,不允许超纲教学,我们也快关门了。”

  教培机构如何在绝境下找到出路,不少教培机构负责人开始寻找新的教育项目打算转型,一直归类于民生项目的课后辅导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在长沙,托管班归民政部门管,在西安,托管班属于餐饮行业,归市场监督局管。”王女士发现课后服务行业在近几年发展火爆,孩子放学了,家长还在上班,年轻父母不愿意自己辅导孩子写作业,二胎孩子出身加大了父母的压力,这些刚性需求让托管班成为了教育界的新黑马。

  “中国现在有一亿小学生,超过2成的孩子是需要课后照顾和作业辅导的。”贝尔安亲合作总监白蒙解读,除掉边远山村的孩子,大部分城市的双职工家庭都需要课后服务,从下午三点开始一直到晚上,孩子们需要专人的看护和照顾,需要解决一些作业中遇到的问题,并且陪伴孩子度过四个小时左右的课后时光。

  白蒙提醒教培行业的负责人,选择教育行业的新蓝海,可以保持对教育不变的初心,又能继续在教育市场里获得不错的收益,是机构转型的首选,现在选择加入,可以在九月迎来黄金开学季,轻松实现校区生源满满,帮助机构获得更多利润,加盟详情可以咨询白蒙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