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头条讯(文/记者 赵梅 图/网络)1月13日19点30分,CCTV-3《国家宝藏》播出了新疆博物馆特辑,新疆博物馆的三件宝贝“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绢衣彩绘木俑和伏羲女娲图精彩亮相,引来全国观众的赞叹和好评。

  唐人时尚装扮惊艳观众

  率先登场的宝贝是三件出土于阿斯塔那古墓群中的绢衣彩绘木俑,三件木俑木雕头部,纸捻臂膀,面庞饱满圆润,敷粉施朱,身形秀美颀长,婀娜多姿,仿佛翩翩起舞一般。这三尊木俑最为与众不同之处,来自身上的服饰:绫罗锦绢成衣,彩色长裙拂地,历经千年时光,仍旧鲜艳如新。

  演员佟丽娅脸绘唐妆身着唐服,深情演绎了绢衣彩绘木俑背后的故事。她在文物故事中扮演的是张雄夫妇的孙女,张怀寂的女儿。

  据悉,阿斯塔那古墓是西晋至唐代高昌城居民的公共墓地,麴氏高昌名将张雄夫妇及其子张怀寂,就葬在这里。三件木俑均出土于张雄夫妇墓葬。

  考古人员通过对其家族墓志碑文的解读曾推断,张雄夫人麴氏和其儿子张怀寂一生命运起伏。

  麴氏,就是文物故事中的“婆婆”,她原本出身高昌王族,后嫁给高昌将领张雄,张雄虽位高权重,但因与当时的高昌首领政见相左,最终抑郁而终,年仅50岁左右,麴氏仅有20多岁。麴氏30多岁时,“高昌”灭,她与儿子作为高昌贵族一起被迁出,直到40多岁才又回归故里。她的一个儿子盛年早衰,另一个儿子张怀寂功勋显著。麴氏81岁离世,她是一位非常坚韧的女性。张氏家族的跌宕起伏,其实就是当时高昌贵族豪门兴衰变迁的一个缩影。

  故事结束后,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楚艳,带着身着唐装服饰的模特惊艳登场,她从染料的选择、面料的细节到款式的结构,让观众重新目睹大唐的服饰风采,楚艳在节目中坦言,之所以高难度的艺术再现服饰,是要通过对于传统服饰文化的挖掘和整理,找回属于中国的审美精神,开拓一个衣冠王国的新时代。

  “唐代服饰太美了”,网友“抖森家的瞄宝宝”看完节目后,在新浪微博留言,“襦裙出来的时候,我就开始激动,后来圆领袍的特写出来的时候,直接惊叹,最后所有模特映着星星一起往前走的时候,我热泪盈眶。”

  网友“一边飞雪一边落樱”则留言,唐代的妆容惊艳到了她,“看到佟丽娅脸颊侧面的斜红和她的梨涡,美得惊人。”

“伏羲女娲交尾图”是古代的科技预言?“伏羲女娲交尾图”是古代的科技预言?

  身披黑袍,头蓄长发,主持人尼格买提在预告片的这一形象,究竟要扮演何种角色?节目播出前,很多观众都在猜测尼格买提的守护人身份,直到13日晚上,他化身守墓人在台上献唱时,人们才知道,原来他要带大家去探寻伏羲女娲图背后的神秘故事。

  伏羲女娲画像在全国各地的考古遗址中都曾出现过,此次亮相的这件宝贝,主要出自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吐鲁番阿斯塔那墓葬群、喀拉和卓墓葬群、交河故城曾陆续发掘出土过数十幅伏羲女娲画像,它们的质地分绢制和麻制,多数都用钉子钉在每座墓室的顶部,画面朝下,正对墓主,也有少数画像折叠包裹在墓主身旁。

  新疆曾有学者分析,吐鲁番古代居民之所以将伏羲女娲画像安置在墓葬中,其作用可能是为了保护死者安宁,并期望死者灵魂能保佑子孙繁衍生息,家族繁荣昌盛。

  据悉,上世纪80年代初,“伏羲女娲图”曾一度引起各方热议,原因是有人把它和国外发现“脱氧核糖核酸分子结构正是双螺旋线结构”结合在一起,认为伏羲女娲交尾图,很像DNA的分子结构。

  DNA是呈现双螺旋结构,两条脱氧核苷酸链相互缠绕,形成了一个完整的DNA分子。而伏羲女娲交尾图呈现的也是双螺旋结构,在古代科技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这是一种预示?还是一种巧合?

  节目中,中国基因组学奠基人于军教授对此分析介绍,“伏羲和女娲是我们中国人假设和神话了的始祖,而DNA是科学揭示人类起源的物质基础,它们虽是人类生命起点的不同表述,但都是人类对生命繁衍之谜的认知和解开生命繁衍之谜的渴望。”

  “原来古代人也会用当时人可以理解的方式来解释世界的本质。”网友“一粒沙”在留言中这样感叹。

  再现“五星锦”织造工艺 网友称是古人发明“提花机程序”

  92岁的表演艺术家蓝天野曾在《封神榜》中塑造过姜子牙,这一次,他在“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文物故事中,扮演的是西汉名将赵充国。

  有学者分析“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句话的创制,和《汉书·赵充国传》所记史事有关联。这一历史事件的原始版本是,公元前61年,羌人企图联合匈奴侵扰汉朝,76岁高龄的赵充国毛遂自荐,踏上平定羌乱的征程。

  剧中的赵充国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危险境遇,内有皇帝施压,外有羌人首领不断地嘲笑,但他最终克服重重困难,创造了“廉颇老矣,尚能战也”的传奇。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于1995年出土于尼雅遗址,织锦上的纹样与文字,是根据东汉时期广泛流行的五行学说而设计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中国古代占星专用辞,是先民观察五大行星运行变化而归纳总结出来的。锦面上的白虎、麒麟、鸾鸟等动物,在汉朝文化中各自代表着吉祥、仁爱等寓意,象征祥瑞。

  当晚节目中,中国丝绸博物馆赵丰馆长介绍了这件“宝贝”另一大传奇之处。

  据悉,由于“五星锦”的工艺高超绝妙,此前,国内著名丝织物研究机构曾对“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进行仿制,然而,由于“五星锦”一厘米经线密度达200多根,现代工艺无法达到这样的织造密度,造成仿制出的织锦比原件长出两厘米。

  直到中国丝绸博物馆研究团队,用老官山汉墓出土的汉代提花机模型复原的织机进行复制,才成功地仿制“五星锦”。

  赵丰在节目中向观众展示了这台复制的汉朝织机,根据他的介绍,这台织机有10470根经线,84片花综,2片地综,就像一台精密编程的计算机,而操作步骤却又十分的简单。张国立老师现场上机操作,果然,轻松顺利地完成了织造五星锦的一步。

  网友“大耗子加油”看完节目后留言,“我感受到了来自千年前‘提花机程序’的智商碾压,竟然是二进制算法,这简直就是一台汉代‘计算机’,太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