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币圈迎来监管升级。昨日,资本市场反应强烈。

  5月18日,中国金融业三大协会联合发布公告,要求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不得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明确定调,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受此影响,5月24日,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再度演绎跳水行情。H股市场中,区块链概念股跌势扩大,其中,火币科技跌超20%,欧科云链跌近13%,雄岸科技跌超8%。

  市场剧烈波动之下,挖矿从业者也纷纷转至观望。关于未来,他们的预期正变得暗淡。

  虚拟货币又一次暴涨暴跌

  监管连续重磅发声之后,有交易平台迅速“拔网线”。

  币圈四大交易所之一火币23日宣布,暂停中国境内矿机托管服务。该平台在发给客户的通知中称,为配合中国最新的行业监管政策,火币商城决定暂停为中国境内的用户提供矿机及衍生服务。此外,莱比特矿池也于同日宣布,停止为中国境内客户矿机代购服务。

  火币公关人员称,矿机商城业务全球化发展步伐日益加快,为了集中精力拓展海外业务,矿机商城决定暂停为中国境内的用户提供相关服务。

  交易平台等服务商迅速调整业务布局的同时,加密货币市场再现大幅波动。5月24日早间,比特币一度跌至32000美元/枚下方,以太坊最低触及1740美元/枚。截至记者当日18时发稿,比特币向上触及36400美元/枚,日内涨4.6%。以太坊一度站上2300美元/枚,日内涨8.9%。

  一位比特币投资者表示,比特币暴涨暴跌,对于没上杠杆的人而言,就是坐了几次“过山车”。真正要命的是那些上了杠杆做多和做空的。“不论是做多或者做空,只要上了杠杆,几乎都爆仓了。”

  比特币家园数据显示,在截至24日18时的24小时内,全网超过21万人爆仓,近90亿元人民币化为乌有,其中最大单笔爆仓单金额高达1881万美元。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资产的一大特征就是极高的波动率。”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表示,当前,投资者对于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手段和储值工具的成熟性产生质疑。而且,加密货币面临的更大的风险,就是全球范围内更强的监管。

  自去年10月以来的机构投资者加速涌入潮已有瓦解之势。高盛近日表示,加密货币市场中,机构投资者参与速度放缓,加密货币ETF流入资金减少,且替代币层出不穷,市场再度被散户所主导。“这种从机构到散户的转变,加大了市场大跌的可能性。”

  更多挖矿者纷纷转向观望

  整顿风暴席卷之下,无论是数字交易平台等服务商,还是加密货币市场生态的重要参与者——矿工们,对于币圈的信仰与心态正在发生变化。

  一位长期投资币圈的矿工对上海证券报记者表示,近期比特币大跌,对于挖矿的影响相对来说比较小,而且矿工的收益可能还会有所增加。“价格下跌之后,交易量反而高了。交易越频繁,产生的交易费有一部分给了矿工做奖励。”他说。

  不过,对于市场整肃之风,他并非没有担忧:“一次大跌没影响。但如果连续大跌,等到价格跌至临界值,挖矿的收益就会一直被压缩。可能连电费都付不起了。”

  剧烈波动之下,已有挖矿者的币圈信仰开始松动。记者了解到,近期,比特币、狗狗币等虚拟货币的坚定“带货者”马斯克频繁改变立场,同时国际范围内,包括美国财政部、欧洲央行等对于虚拟货币发出监管信号,令更多的挖矿者纷纷转向观望。

  令他们更为谨慎的是,当前加密货币市场建立在“高能耗”的基础上。

  自去年以来,在火爆行情的带动下,矿工的挖矿收益随之攀升。为了不在算力竞争中落后,为了获得更稳定的挖矿收益,矿工们对于矿机的追逐可谓热烈——矿工会主动更新装备、提升算力,增加挖矿概率。

  算力的急速提升会导致电力的大量消耗。剑桥大学比特币耗电量指数的最新数据显示,比特币挖矿每年耗电量预计为133.68太瓦时(1太瓦时为10亿度电)。这一数字超过了瑞典的耗电量,位居全球各国(地区)耗电量第27位。

  嘉盛集团对记者表示,当前,整个挖矿产业最担心的是,监管部门会不会对挖矿有所限制。眼下,这个担心或将成为现实。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网站发布关于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工作要求,表示将进一步拓宽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情况来源渠道,充分发挥群众监督保障作用,特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作者:范子萌)